穆迪:中国拟实施巴塞尔委员会监管框架以防范银行业风险丨评级机构Weekly Outlook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5 20:30

  整理:吴越/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导语

1月5日,中国银监会发布了与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框架相符的《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实施的新规将对结构性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行为进行限量管理,并将防范非结构性传统信贷的集中度风险,对银行业具有正面信用影响。穆迪表示,这是中国监管部门在最近一系列收紧影子银行活动的措施中首次引入有约束力的量化指标,在计量结构性资产管理产品风险时落实穿透原则。

穆迪预计,53家受评中国国有企业中,大部分的杠杆率将在2018年继续下降。杠杆水平的改善源自国企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持续增长以及债务增速的放缓。

穆迪对亚太地区2018年主权信用展望为稳定,支持主要来自良好的经济增长,而高杠杆仍然是主要的信用约束。高债务可能制约经济增长、削弱逆周期政策有效性、推升或有债务风险。

主权信用评级调整方面,标普将巴西评级由BB下调至BB-;惠誉将克罗地亚评级由BB上调至BB+。

上周(1.8-1.14)国内债券主体评级无下调,上调家数2家。

上周(1.8-1.14)国内债券无违约。

一周经济观点

  穆迪:中国拟实施巴塞尔委员会大额风险暴露监管框架以防范银行业风险。(2018.1.11)

1月5日,中国银监会发布了与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框架相符的《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实施的新规将对包含缺乏基础资产风险管理的结构性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行为进行限量管理,并将防范非结构性传统信贷的集中度风险,对银行业具有正面信用影响。

穆迪表示,这是中国监管部门在最近一系列收紧影子银行活动的措施中,首次引入有约束力的量化指标,在计量结构性资产管理产品风险时落实穿透原则。银行必须汇总结构性资产管理产品组合中无法识别基础资产最终债务人的风险暴露,将其视为单一虚拟交易对手(即匿名客户)风险暴露,并在2018年底之前将该项风险暴露降至银行一级资本净额的15%以下。新规的匿名客户限制措施将促使银行对其投资组合,如基础资产为其他金融机构发放信贷的应收款项类投资,落实穿透原则。对于中国受评的 16 家上市银行(占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的70%以上),截至2017年6月30日应收款项类投资总额略高于一级资本的100%。这意味着强制性穿透管理将应用于此类投资组合的 85%以上。

对于非结构性传统信贷的集中度风险,新规重申了现行的规定,即非同业单一客户贷款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10%,另外要求单一客户的贷款及非贷款信用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15%。对于一组非同业集团或经济依存关联客户,新规将银行信用风险暴露限定在一级资本净额的20%以下。

对于同业单一或集团客户,新规要求到2019年 6月30日之前银行的信用风险暴露总额应在一级资本额的100%以下,到2021年底前逐步压缩至 25%以下。

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间的信用风险暴露,应在银行被认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1年之内降低到一级资本净额 15%以下。

  穆迪:2018 年中国多数受评国企的杠杆率将趋降。(2018.1.8)

穆迪预计,53家受评中国国有企业中,大部分的杠杆率2018年将继续下降。2018年,约三分之二的国企经穆迪调整的债务/EBITDA比率将低于2016年。杠杆水平的改善源自国企EBITDA持续增长以及债务增速的放缓。2018年,53家受评国企的合并平均债务/EBITDA比率将从2015年的5.7倍和2016年的5.5倍降至5.4倍。

政府改革措施为杠杆水平的持续下降奠定了基础。一是旨在提高经营效率并增强企业盈利能力的国企改革,二是旨在削减中国企业杠杆水平和成本,并去除某些行业过剩产能的供给侧改革。上述改革计划有望令EBITDA实现增长,同时抑制债务增长。

主体信用质量的改善有助于处于大宗商品领域的国企应对未来的价格下跌行情。事实上2016-2017年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对金属与采矿业、油气行业以及农业和食品行业国企的EBITDA有一定推升作用。虽然穆迪预计2018 年大宗商品价格略低于2017年平均水平,但是国企可以通过节约成本、削减资本支出、执行更为保守的财务策略在2018年继续实现降杠杆目标。

另外三分之一受评国企的杠杆率将攀升。穆迪预计与2016年底相比,2018年底12家受评国企杠杆率将上升逾 0.5 倍。其中7家是难以将燃料价格上涨及时转嫁给客户的电力及燃气公用事业企业,或资本支出计划庞大的企业(或上述两种情况兼而有之),2家是加大购地力度的房地产企业,3家是2017年实施大规模收购的国企。另有6家国企的杠杆水平将小幅攀升(上升幅度小于0.5倍)。

  穆迪:2018年亚太地区主权信用展望稳定。(2018.1.10)

穆迪对亚太地区2018年主权信用展望为稳定,支持主要来自良好的经济增长,而高杠杆仍然是主要的信用约束。

截至2018年1月10日,穆迪评级的24个亚太地区主权国家/地区当中,21个展望稳定,2个展望正面,1个展望负面。2017年,正面评级行动多于负面评级行动,扭转了2016年的趋势。

图1 大部分亚太地区主权评级展望稳定

穆迪预测,2018年亚太地区经济增长新兴市场为6.5%,前沿经济体为5.9%,发达经济体为1.8%。

图2 新兴和前沿市场推动亚太地区经济增长

印度和中国仍是该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然而与过去二十年相比,经济的跨境整合步伐放缓将制约潜在增长的提高。中期的挑战则与中国经济的再平衡、该地区人口增长普遍放缓或负增长、潜在的中等收入陷阱相关。

持续多年的相对较低的收入和利润增长以及低利率,导致大部分亚太地区经济体的政府、企业或居民部门杠杆高。

未来利率更可能走高而不是下降,政府债务成为部分前沿国家和日本(A1,稳定)值得关注的问题。那些汇率灵活性较低或美元化程度较高的经济体应对利率上升的政策空间也会较小。

中国企业债务高,印度、印度尼西亚和韩国部分行业债务高,以及该地区一些发达经济体居民债务高都可能制约经济增长、削弱逆周期政策有效性、推升或有债务风险。

2017年,受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影响,亚太地区地缘政治风险已显著上升。穆迪始终认为,冲突的可能性较低,但信用影响较大,主要影响韩国,但也包括越南(B1,正面)和日本。

选举可能会使一些经济体的改革势头放慢。2018年,马来西亚(A3,稳定)、柬埔寨(B2,稳定)、斐济(Ba3,稳定)、泰国(Baa1,稳定)和巴基斯坦(B3,稳定)将举行议会选举,马尔代夫(B2,稳定)将举行总统选举。

图3 2018年亚太地区国家选举密集

主权评级

  一周评级下调

标普将巴西长期本外币主权评级由BB下调至BB-,展望稳定,确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依据为该国通过有效的立法纠正财政下滑和债券攀升的进程缓于预期,2018年总统大选带来政治前景的不确定。(2018.1.11)

  一周评级上调

惠誉将克罗地亚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由BB上调至BB+,展望稳定,确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由BBB-上调至BBB。依据为旅游收入提高使该国外部实力持续改善,经常账户在2013年转为盈余,盈余占GDP比从2016年2.7%升至2017年3.9%,惠誉预测至2019年将持续保持盈余;经常账户盈余和非债务资本流入使该国净外债规模显著下降。(2018.1.12)

  一周评级

惠誉确定孟加拉国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为BB-。(2018.1.11)

惠誉确定罗马尼亚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B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F3,评级上限为BBB+。(2018.1.12)

标普确定比利时长、短期本外币主权评级分别为AA和A-1+,展望稳定。(2018.1.12)

标普确定阿布达比酋长国长、短期本外币主权评级分别为AA和A-1+,展望稳定。(2018.1.12)

国内机构评级

  上周(1.8-1.14)国内债券主体评级无下调,上调家数2家。

评级下调

  无

评级上调

(可点击查看大图)

国内债券违约

  上周(1.8-1.14)国内债券无违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