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村子变美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2 05:17

  王景山(左)在东梁各庄村的梨园里查看酸梨的长势。
  本报记者 宋 飞摄

  在河北省遵化市,有个始建于唐代的山村东梁各庄。村里盛产酸梨,有千亩梨园,305户人家1200口人,村民世代以种梨为生。

  走进东梁各庄,村口赫然立着一块牌:“京东五座塔,天下第一梨”。村里道路整洁,街道两旁新种上的梨树、银杏、海棠和丁香绿树成荫。

  可就在3个月前,村里还是柴垛占道、垃圾乱堆、污水横流,村民想在村里溜达溜达都迈不开脚,“脏了几十年,外人绕着走。”村民们很无奈。

  今年3月15日,应邀来遵化调研的《农民日报》退休记者王景山,听闻此处有百年梨树群落,想到村里一探究竟,没想到他的这一偶然之举,竟由此开启了东梁各庄村的转变之路。

  不是本村人 胜似本村人

  “山上苍松翠柏,山坡梨园千亩;顶峰有古文化历史遗迹,山脚有数百户农家庭园。”这是王景山初到东梁各庄村时记录的一段话。

  “当时王老师膝关节半月板伤了,还在恢复期。梨园在山坡上,他从路边捡了一根树枝拄着,执意要去我家看土法大缸酿造酸梨醋。”村党支部书记邢跃亮依旧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景山那天他所说的话:“村里有这么好的梨树资源,可环境卫生实在太差了,振兴东梁各庄必须先从村容村貌入手,彻底解决几十年脏乱差局面。”

  要改变村容村貌,可没有钱,咋办?

  邢跃亮电话请教王景山,王景山说:“当年的(邻村)西埔村人靠三条驴腿闹革命,咱们要自己救自己,不能‘等靠要’。”

  打那天开始,邢跃亮几乎每天晚上7点钟都能准时收到王景山打来的电话,询问道路清理得怎样了、垃圾桶有着落了没、庭院经济进展如何……

  为了让未来的“梨花小镇”规划得更合理,4月8日,王景山专门请来自己的设计师朋友免费给村里规划设计。

  王景山以一个“外人”的热情和责任感,感染了村里越来越多的人。“虽说王老师不是我们本村人,却胜似本村人。”村里的老校长李广明感叹,“他把村庄发展当成自己的事业,你说我们本村人怎能不感动?”

  全村总动员 村容大变样

  王景山的热心帮助,给东梁各庄注入了一股暖流,大家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变家乡脏乱差的面貌。

  村民们自发成立“梨花小镇”志愿者服务队、争做志愿者。74岁的村民代表张玉仲说:“爱村子就像爱自己家,谁也不愿意自己村一直落后下去。”

  村民徐永患股骨头坏死多年,刚做完手术回家没几天,听说村里头正在热火朝天地改变村容村貌,他硬是让家人用电动车拉他到村委会大院,“我腿脚不便,别的干不了,焊工是我的强项,村里垃圾桶焊接的活儿我承包了!”

  从最初的46人到297人,短短半个月时间,村里的志愿者服务队累计义务出工1200多人次。村民靠自己的双手把村庄街道的垃圾、乱石、违建等全部清理完毕,治理主街道5公里,栽植各种绿化苗木1.2万株,改治高危路口3处,开辟硬化了南北两个停车场和一个2150平方米的爱心广场,几十年来村里脏乱差的面貌焕然一新。

  村庄美了,梨花开了,大批游客也来了。4月梨花开放的半个月间,村里迎来了北京、天津、唐山等地的1万多名游客,“梨花小镇”建设初见成效。

  思路打开了 出路变宽了

  当初第一次见面,邢跃亮带了两瓶自制的酸梨醋给王景山尝。王景山尝了之后觉得味道纯正,就问是怎么做的。邢跃亮说是自己用土法酿的,为酿醋跟人合伙买了120口大缸,但有一半都“做瞎了”。

  王景山觉得眼前的人是想做事的人,只是方法不对路。为了帮村民将酸梨醋产业做起来,王景山一面帮他联系市里的饮料加工厂,合作搞酸梨的深加工;一面让邢跃亮带着村民到“先进村”学习产业发展的经验。

  “以后我们家种的梨不叫‘酸梨蛋子’,而叫‘长寿梨’。”村里有一棵树龄超过300岁的“梨树王”在村民于广周的梨园,王景山在电话里手把手教他把酸梨做成品牌。

  思路打开了,出路越来越宽。王景山引导村民发展庭院经济,一面准备从自己关注多年的江苏丰县梁寨镇,帮助引进优良石榴品种;一面鼓励村民在院子里种植有机蔬菜。现在,村子已有二三十户尝试种蔬菜一对一供应城市餐桌。

  以前外出的人,不愿意透露自己是“东梁各庄人” ,现在会自豪地说“我是东梁各庄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2日 15 版)

延伸阅读

(责编:王仁宏、曹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